海阳曾是海防中坚 旧称大嵩卫

135hk.com

2018-10-07

水母网9月19日讯(YMG记者 邵壮 通讯员 吕连兴 周暘 林素成)卫所制度是明朝特有的军事制度,烟台近代城市原点———奇山所,就是一座典型的所城,而与烟台相距不远的威海卫,则因为甲午战争而家喻户晓。

其实,明代因为倭寇骚扰,于是在沿海各军事要地设置很多卫、所,在山东半岛就设置了11个卫,构成了完整的海防体系。

随着历史变迁,卫所制早已不复存在,但留下的卫署所在地却成了很多现代城市的雏形,其中一所处于山东半岛的南部中间地带,在海防上连接东、西的重要卫署形成了今天的海阳,它就是被抗倭名将戚继光奋笔题词“金汤海疆、取胜之本”的大嵩卫。 大嵩卫与威海卫同年设置在海阳凤城街道建设村有一座宏伟的牌坊,竣工于海阳亚沙会的开幕日,题字“观海开怀”,在它的一侧正是大嵩卫城池的所在地。 “卫所军士是明朝的一种固定职业,平民一旦入伍成为军人,这个家庭就会被列为军户。 全家迁至指定的卫所世世代代为军,若为军的长子死亡,则由次子或余子顶替为军,若全亡或老病,则到原籍族人中找人顶替。

这样,卫所制度为朝廷提供了稳定的兵源。 ”在海阳历史民俗研究学者孙长良的带领下,记者对大嵩卫遗址进行了实地探访。 孙长良指着远处的一座山告诉记者,大嵩卫与靖海卫、威海卫、成山卫等同时设立,指挥使邓清在嵩山的南面建起大嵩卫,“因嵩山形似嵩岳,故名大嵩卫。

”孙长良通过查阅《海阳县旧志》,找到了关于大嵩卫的记载:“大嵩卫城系砖城,明洪武三十一年指挥使邓清所筑,领中、前、后三千户所,周八里,高一丈九尺,厚一丈五尺,池(护城河)阔八尺,深一丈,四门东曰永安,西曰宁德,南曰迎恩,北曰翊清,并楼铺二十八座”。

从以上记载可以看出,当时大嵩卫无论从将领配置及城池规格看,规模都是比较高的。 “胶东半岛与大嵩卫同年设置的威海卫、成山卫、靖海卫的卫城,都是周六里有奇,唯有大嵩卫周八里。 ”孙长良告诉记者,大嵩卫是明朝胶东半岛管辖面积第二大的卫,“它的管辖范围东至乳山的浪暖口,西至莱阳与即墨金口交界处,西南至海阳丁字嘴西南的即墨栲栳墩。 海岸线长近500公里。 直接管辖的沿海区域,涉及到现在的东起威海、经烟台西至青岛三个地级市的乳山、海阳、莱阳、即墨、平度等县级市。

”大嵩卫在历史上战功显赫鼎盛时期的大嵩卫城有居民五、六百户,但随着岁月流逝,如今原址所的村子,已经是生态文明新农村的全新面貌,村外宽敞的双向六车道马路,将埋在地下的最后几段城墙基石堆在了路边。

在附近问起大嵩卫,孩子甚至年轻人已经不知道为何物,但上了年纪的老人却依旧记得城墙的样子。

“四个城门、十字大街,四周不到2里地的一个正四方形城池,四周有炮楼。 ”85岁王振奎回忆说,当年城里人丁兴旺,几百户人家,光大大小小的庙宇就有10多个,魁星楼、戏台等功能性建筑很全,中央位置还有一座御赐牌坊。

老人依稀记得,抗日战争爆发后,城垣就被逐渐拆掉了。

“当时家里的大人们都被喊去帮忙,回来都说城墙太坚固,拆起来很费劲,都是数米宽的厚重石条。

”王振奎说,因为当时在附近海里修大坝,大部分都用了城墙拆下来的石头。

正是靠着如此坚固的城池,大嵩卫在历史上屡获战功。 1553年(嘉靖三十二年),抗倭名将戚继光亲赴大嵩卫视察海防时,奋笔题词:“金汤大嵩卫海疆,民风纯厚昭四方,地利人和,取胜之本”,就是对大嵩卫的军事作用给予的高度评价。 孙长良告诉记者,大嵩卫的军事设施以卫、所为骨架,配以城堡、军寨、墩台,形成卫连所,所辖寨,寨连墩。

每值倭寇侵扰,一墩点火放烟,营、卫、所、寨、墩、司等立即互应,共御来犯之敌,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防御体系,被史学家称之为“海上万里长城”。

明代末年以后,由于倭患逐渐平定,卫所军基本上失去原来的作用,主要变为驻兵的场所。

到康熙中叶,已基本无战事。 1735年,经过几次裁留之争后,最终裁大嵩卫而改设海阳县,结束了330多年的抗倭历史。 大嵩卫开荒置学影响至今就像大部分卫所那样,大嵩卫的建城让当地快速摆脱了封闭落后的状况,较快医治了战争创伤,对今天的海阳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“卫所军队‘三分守城,七分屯种’,有力地促进了当地土地的开辟和开发。

大嵩卫的守军中,专事屯田的屯田军,加上家属,实际耕种土地顷,年收屯粮1022石。 ”丰衣足食是古代城市稳定发展的根本保障,也是大嵩卫设立所衍生的善举。

自明清以来,大嵩卫既是海防要地,又是贸易通商口岸。 据《海阳县旧志》记载,元朝时,海阳就有人通过海道运粟。 到“明初因之一岁两运而境内籍以殷富”。 到永乐十三年,虽然因为会通河通行海运开始松弛,但商船仍然经常来往。 通往海道到海阳的,主要有苏州、宁波、福州、威海、烟台的客商。

到达海阳的入海口,主要有行村、何家、乳山、大嵩卫城。

外运商品以食盐、对虾干、鱼干、蔬菜为主,进口商品以粮食为主,兼有红麻、竹竿、渔需物品等。

同时,卫所建立还实现了文化教育的传播。

1405年,在大嵩卫城东门处,由大嵩卫指挥使荣整、教授王颖华,督修建成孔子庙。 每年的祭孔活动有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大祭。 明永乐年间,大嵩卫设卫学,校址在城里东大街文庙。

1735年裁卫设县后,卫学改为县学,校址仍旧。 有案可查的大嵩卫卫学教授,从明朝万历年间到清朝雍正年间,达22人。

其中,有岁贡,有举人,更有进士。

绝大部分是山东人,也有湖广、浙江、辽东人。 大嵩卫促成秧歌、美酒两大地方名片山东三大秧歌之一的海阳大秧歌,更是与大嵩卫有着直接的、密不可分的关系。 1425年(明洪熙元年),大嵩卫司乐舞生闻韶,为大嵩卫指挥镇抚赵通欢庆“五世同堂”,综合汉、宋、元等朝流行的龙、狮、傀儡、社少、村田乐等舞蹈动作,吸收雅乐中、羽、人、皇、干、旄六小舞的舞姿,结合当地民间乐舞特点,编排出秧歌舞。 于悬御赐“七叶衍祥”金匾之日,正式演出。

自此,秧歌兴起,至今不衰。

海阳大秧歌是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,并于2008年8月8日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前的暖场演出。

说起大嵩卫,还有一段和酒有关的故事。

据传,明万历年间,海阳人高出赴任江南布政使渡江中,舍身救起覆舟落水的四川邛崃酒坊主人雷奋。

为报救命之恩,雷奋向高出赠送了祖传酿酒秘笈。

多年后,高出回乡试之,遂得佳酿。

用其款宴大嵩卫指挥朱之斌。

朱之斌称誉不已,命部属按方配制。 此后,将士每出征,都以此酒壮行,皆凯旋而归,官兵喜取酒名“大嵩卫”。 卫制酒总管、海阳人陈善,酿酒技艺精湛,并传后嗣。 无巧不成书,陈善传人陈英弼赴四川为宦时,恰与雷氏酒坊逢缘,邀饮甚欢。

海阳大秧歌剧调《跑四川》,据传就是陈氏自四川带回海阳的。 随着士兵们的解甲归田,部分改做农耕的军士们开始在当地开炉酿酒,“大嵩卫”的酿酒技艺得以保存下来,后人也不断在其原有技艺上加以改进,使得此酒代代留香。